【死亡摄影师】(14)【作者:一个人】
>
字数:40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另类姐弟(下)

  「放心,姐姐可舍不得就让你这样死了,我还没玩够呢……!」

  少女戏虐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刑房之内,泛起阵阵红晕的俏脸更显妖艳,说话间她继续扭动着脚踝,那顺着男孩尿道已经完全没入他小弟弟里的高跟靴跟残忍的搅动着,男孩惨白无力的呻吟着,双手死死地抱着自己姐姐那性感残忍的高跟靴。

  「姐……姐……!」已经被少女残忍的手段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男孩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到现在他还是无法想象自己会被亲生姐姐用脚踩死这个现实,他倒是宁愿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轻抚自己额头的几缕青丝,居高临下的少女俯视着抱着自己靴子苦苦哀求的男孩,内心虐杀的欲望更加的高涨了,明媚的双眸闪过一丝残忍,微微俯身一改冷酷无情的语气反而柔声说道:「姐姐的靴子好看吗?」

  男孩眼神痴迷神色艰难的点了点头,那抱着少女靴子的双手不觉加大了力道,鼻息间满满的都是自己姐姐玉足的香汗透过丝袜混合着靴子的气息。

  「既然就觉得好看,那姐姐就把靴子送给你吧!」

  还未等男孩反应过来,少女玉足猛的一用力,一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绝美玉足就从高跟靴里抽了出来,呈现在了男孩的眼前。一旁跪伏着的女仆连忙爬了过来,仰面躺在地上,少女那已经被香汗沁湿的玉足轻柔的踩在女仆的脸上。
  「姐姐对你好吧,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慢慢享受吧……,一会我再来送你上路。」看着男孩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女孩满意的点了点头,优雅的骑跨在了一匹被唐缘亲自用高跟靴踩烂四肢做成人马的奴隶背上,刚刚要出房门的时候回头似乎有些留恋的瞥了一眼被自己靴跟贯穿的小弟弟和那已经萎缩到极点的子孙袋。

  十多分钟之后,伴随着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少女又重新回到了房间之中,一双充满着鬼魅气息的紫色丝袜顺着她那修长笔直的美腿蔓延而上,白色的及膝高跟靴更加凸显了她的女王气质,而那长达十五厘米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则是让人不寒而栗,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看似光滑的靴跟上布满了细小的倒刺!那会让被高跟靴踩在脚下的奴隶更加生不如死!更让人人意想不到的是少女在靴子上涂抹了能够激发起人内心最大欲望的药物!

  此时的男孩正像条狗一样的将鼻子塞进还残留着自己姐姐体温的靴筒里,努力的呼吸着靴子里的阵阵幽香。

  「香吗?」已经走到男孩身边的少女居高临下的抬起了玉足,洁白的高跟靴就悬在空中,没给男孩说话的机会,那双性感诱人的高跟靴慢慢的朝后一带,然后猛地一脚踢出,坚硬的高跟靴精准的踢到了男孩那已经萎缩到极点的小弟弟上!
  「我问你话呢?哑巴了?香吗?」

  似乎对于男孩的反应很不高兴,少女抬腿又是一脚踢了过去,可怜男孩那刚刚才被百般揉虐的小弟弟又经受如此残忍的踢踏。只见他双手有气无力的挡在小弟弟的前方,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少女的高跟靴毫不留情的将他微不足道的抵抗摧毁了!

  「香……香……,姐……求求你~ 求求你………」男孩断断续续的哀求着,可心里却有着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早这么说不就行了……看看,踢你卑贱的小弟弟把我的靴子都弄脏了,你说该怎么办呢?」说话间少女轻轻的扭动着自己的脚踝,洁白的高跟靴上其实一尘不染,少女只是为了更加羞辱自己的弟弟而已,她要让匍匐在自己脚下的这个人受尽人世间最为残忍的折磨然后痛苦的死去,没有理由,只是为了自己高兴。
  站在一旁的我也早就忍不住了,两腿之间蠢蠢欲动的小弟弟在唐缘给我戴上的贞操带里无助的挣扎着,我快速的按下快门记录着这难得一见的残忍场景,心里却在想着一会无论如何也要让唐缘用她那绝美的玉足狠狠地揉虐一下我的小弟弟。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男孩虔诚的伸出了舌头卑微的伸到了少女的高跟靴边,就在他的舌头即将要舔到靴子的瞬间,少女轻蔑一笑,猛的一脚踩下,直接把男孩的舌头踩到了地上!

  「贱人!没有我的允许你那卑贱的舌头配接触我的靴子吗?」说话间少女踮起了前脚掌,带着诱人花纹的靴底左右碾踩着男孩的舌头!

  此时男孩的舌头被他自己的亲生姐姐踩在脚下,而他则是双手死死地撑着地面,屁股高高的撅起,样子很是滑稽。少女看见这一幕也笑了,那碾踩着男孩舌头的玉足不觉加大了几分力道,戏虐的说道:「贱人就是贱啊……!记得以前在家里的时候我就看见你用我的高跟鞋跟插自己的屁股,怎么了?今天是你的生日,难道你想要姐姐我用高跟靴插进你的菊花吗?」

  说话间少女抬起自己另外一只玉足顺着男孩卑贱匍匐着的身体滑到了他的菊花处,瞬间一阵冰凉的触感传来,男孩不安与兴奋的浑身颤抖着。

  「可惜你不配……,你的舌头倒是可以为我清理后庭……不过你也没有机会了,对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你也偷偷吃过我的黄金吧。」少女似乎在回忆着过去,似乎是在用语言继续羞辱男孩,几分钟之后她收回了玉足,一脚踩在男孩的头上,用力一碾,另外一只玉足也从男孩的舌头上挪开了。

  「好了,现在来舔我的靴子吧……!」

  一双洁白性感的高跟靴伸到了男孩的嘴边,男孩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轻轻的舔舐了一下,然后就像上瘾了一样双手抱着自己姐姐的高跟靴贪婪的舔舐着。
  「真听话……姐姐一会会给你奖励的……!」嘴角带着恶魔般笑容的少女收回了自己的玉足,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男孩那原本已经萎缩到极致的小弟弟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看见这一幕的我也明白了,原来少女在自己的靴子上涂抹了药物!那些药物都是唐缘让人研发的,各式各样的药物各有作用,从男孩此时火热的眼神和急剧膨胀的小弟弟可以看出他已经到达了欲望的极限!

  似乎是忘却了疼痛,男孩痴痴呆呆的看着少女的高跟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后哀求着说道:「姐姐……主人……!我好难受……求求你,求求你用高贵的玉足踩死我吧……!」

  「那怎么行呢……你可是我弟弟啊……来,起来吧,姐姐带你回家。」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少女的玉足却慢慢的挪到了男孩的胯下,那被药物重新唤起了活力的小弟弟在少女的高跟靴边一颤一颤的蠢蠢欲动!似乎在期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

  「不……主人……我不配做你的弟弟……我只是您脚下的一条贱狗,求求你,满足我这个卑微的愿望吧……!」一边说着,男孩一边挪动双膝让自己的小弟弟前端去摩擦少女那近在咫尺的高跟靴。

  「既然是你的乞求,那我就大发慈悲满足你把!」少女装作很无奈的样子说道,不过脸上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话音刚落少女就轻轻地一脚踩下,踩到了男孩那坚硬的泛着红色的小弟弟上!

  「嗯……!!!」冰冷的靴底与诱人的花纹加上药物带来的强烈刺激让男孩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来

  少女也半眯着双眸,那踩在男孩小弟弟上的玉足慢慢的加大了力道,扭动脚踝左右碾踩着,男孩的小弟弟在他亲生姐姐的玉足之下卑贱的膨胀着,他也在享受着这最后的愉悦,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的子孙袋已经完全萎缩了,原本硕大的蛋蛋也被少女的玉足差不多榨干了!

  还沉浸在小弟弟传来的酥麻快感的男孩并没有看见他姐姐的另外一只玉足已经挪到了他的手掌上,眼神里闪过一丝残忍,少女的玉足猛的落下,前脚掌踮起残忍的一碾。

  「啊……!!!」野兽般凄厉的惨叫声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男孩的手掌居然是被少女的高跟靴活生生的碾碎了!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感几乎让他昏厥,可少女又用玉足快速的摩擦着他那卑贱的小弟弟,一时间酥麻的快感混合着痛彻心扉的疼痛让他陷入了冰火两重天之中!

  「就是你的这只手第一次拿起了我的棉袜套在了你卑贱的小弟弟上!我还记得,那应该是在你十五岁的时候吧,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记得那晚上你拿着我的棉袜喷了三次精华,怎么样?那种感觉很舒服吧?」猛的,少女快速的碾了几脚,她已经感觉不到男孩那正被自己踩在脚下的手掌了。

  男孩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他的手掌已经完全被少女威严性感的高跟靴碾成了脚下的一滩烂泥!

  「你的所有事我都知道,好了,弟弟,姐姐现在就准备送你上路了……!」
  少女挪开了踩正在男孩小弟弟上的玉足,一脚踢在他的脑袋上,将他仰面踢倒在地上,然后猛的一脚踩在了男孩的手臂关节处,尖利的高跟靴跟瞬间没入了男孩的身体!优雅的扭动着玉足完全不顾自己脚下男孩无助的挣扎于苦苦的哀求自言自语的说道:「你的这只手可拿过我不少东西,我记得有一天我看见你将我的丝袜套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去摩擦你那该死的小弟弟!当时我就想直接一脚踢爆你的蛋蛋!你凭什么碰我的丝袜?你配吗?」

  一声声的惨叫伴随着的是男孩身体被少女的高跟靴肢解!少女回忆着以往的一幕幕,然后一脚一脚的将自己的弟弟身体踩烂!

  「你的眼睛经常看着我的脚发呆,如果我换上性感的丝袜搭配着各式的鞋子就会让你更加的目不转睛,我记得你应该是最喜欢我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足吧……!」话音刚落,少女的高跟靴跟慢慢的踩进了男孩的眼眶,他无助的扭动着身体,可他的四肢已经完全被少女一点一点的踩烂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踩进自己的眼睛!感受着一阵冰冷的触感!

  『噗』的一声,男孩的眼珠被少女的高跟靴跟踩爆了!

  冷冷的看着已经不成人样的弟弟,少女残忍的笑了,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靴跟,她可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让男孩死去!带着倒刺的靴跟上男孩的眼珠还在转动,可少女却只是瞥了一眼,然后抬起玉足用高跟靴跟对准男孩坚挺的小弟弟一脚踩了下去。

  残忍的靴跟顺着男孩的尿道进入了男孩的小弟弟里,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踩了下去,可惜这一幕男孩已经看不见了。与此同时,少女的另外一只高跟靴跟也挪到了男孩的子孙袋边,用力一划,那卑贱的子孙袋瞬间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两颗已经被榨干的蛋蛋掉落了下来,被少女一脚踩烂!
  「好了,姐姐知道你想被我踩死,可我就不让你如愿……!我要让你带着遗憾死去……!」

  话音刚落,少女猛的抽出了踩在男孩小弟弟里的高跟靴,带着倒刺的靴跟瞬间将男孩的小弟弟拉扯了下来!从一旁看去,就像是少女的靴跟上套了一个套子一样,只是那套子却是男孩的小弟弟!

  没有丝毫留恋,少女踏着妖艳的脚步离开了,只留下浑身颤抖完全不成人样的男孩痛苦的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