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意外的美丽
意外的美丽
>
吴sir是一位政府官员,所以我当然会更刻意地修饰他的身份。事实上也不是什么高官,讲出全
名应该也没人听过,只是他刚好是跟我们公司业务有相关的一个官员,在不怕官、只怕管的环境里,当
然是讲名字就会威震四方的那种情形。

我们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部门老板设宴请吴sir,我们大概四、五位有参与案子的也一起作陪。
老板刻意挑在一家知名的排翅餐馆,也特别一一叮咛我们要好好打扮、好好讲话,甚至一个个叮咛……

「小陈!吴sir喜欢聊车子,你对车子有研究,记得要多陪他聊车,知道吗?」

「是,老板!」小陈一副摩拳擦掌、准备好好表现的样子。

「林姐,吴sir不喜欢人家口红画太重,你今天妆淡一点……」

我们忍住笑,看着林姐忍住怒气:「是的,我会注意的。」

他又叮咛了几个,换到我时,眼神在我身上转了一圈:「Sandrea,吴sir喜欢美女,拜
托你今晚好好穿……」

「穿少一点!」一位同事起哄。

「对呀,穿那件露乳沟的!」另一位同事也附和。

他们在指的是我去年尾牙穿的一件morganT恤。当时我还有一件围巾,在全桌喝酒起哄下,
我把围巾拿掉,那时的场面只差没把桌子掀了,大家不停地吹口哨,一直喊着要再脱,连女生也一起加
入闹我。

我看是你想看吧!我心想着。不过还是很有礼貌地点头:「好,老板,我知道了。」

那晚,我挑了一件性感但不失暴露的衣服,是一件Mango的黑色露背小礼服,胸前是绑带式的,
绑个七、八结就不会露出沟,都不绑,胸部就会门户大开。我折衷了,绑了四个结,形成有点低、有一
点点沟的高度。

我很满意地出门……

席间,老板当然极力奉承;我们举杯一起敬酒,祝他早日升XX局长,这种马屁场面当然是少不了
的。吴sir也很high,跟我们都有说有笑,倒也没特别对我色瞇或多交谈。

吃完那餐,我想老板很满意,把吴sir服侍得很好。我们都整理东西、准备要走,老板忽然跟吴
sir稍为讨论了一下,接着宣布我们要去KTV续摊,除非有事,不然就都一起去。林姐率先宣布她
有事,不过其它都表示没事,会一起去。

我正要坐上载我来的同事的车,老板却忽然走了过来,低声跟我说:「……

Sandrea,你跟我来,我们坐吴sir的车。」

我有点摸不清头绪,不过,老板交待不能不从,就跟着去了。老板带着我一起走到吴sir一台很
大的、黑色的奔驰车前。

「吴sir,我跟我的特助Sandrea一起坐你的车,她可以陪我跟你简报我们希望你帮忙的
案子。」

老板这句话至少把我的职等高估了四五级!

「原来老王你都专挑美女当特助啊,哈哈……」吴sir略带色意地向我瞄着,老板也陪笑着,我
们就坐上了车。

老板刻意地说:「Sandrea,你陪吴sir坐后座,跟他报告案子情形。我坐前座……」这
当然就是打美人计了。

事实上,我的职位根本不容许我了解太多决策过程。不过醉翁之意不在酒,长久以来都是如此。

上了车,吴sir的眼神就色迷迷地不停在打量着我的身体。我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也想的到老板
的用意,于是,只好很配合地用比平常还要更嗲声的跟吴sir聊天(那时林志玲还没那么红,不过,
这种语气没有男人不爱的),他也一副很满意地开心聊着。

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吴sir大概顶多是用眼神大方地视奸,真要什么动手动脚的倒不
会,我也大大方方地让他一直瞄着我的胸部。

(再说一点:男生从上往下看女生的乳沟时,不要很天真地认为没被发现,女生不用正眼看你,通
常就已经知道你在看哪里了!)

到了KTV,大家又开始热闹的气氛,开始唱歌,又起哄要我去陪酒、敬吴sir。全场的气氛我
当然不能拒绝,心里原本有点不快,但其实在场的,论辈份、论年纪,我都最小,而且……我转念想,
我也是最漂亮的!就会比较甘愿了……

吴sir很高兴地跟我对喝。

这时,又有人提议我跟吴sir猜拳,输的就喝。

之后,大家开开心心地唱着歌,有事没事也轮流敬着吴sir喝酒。

吴sir酒量很好,怎喝都没反应,但他们敬吴sir都很奇怪的起哄叫我陪,我至少喝了有十杯
海尼根,就开始觉得有点茫茫了。

这时老板看气氛很不错,示意我们专心唱,他就坐到吴sir和我之间,低声的讲着悄悄话:「吴
sir,我们那个案子,现在就是怎样怎样……在等这个那个……」

他们开始讲着公事,我则舒舒服服地躺着、看大家唱着。

我发现吴sir认真了起来,全没有刚才的那种奢华样,很认真地在跟老板讨论着。

(其实,在商场上很多deal是这样完成的。另一个地点是高尔夫球场。

这两个地点谈成的生意远比办公室里的多。高尔夫球场,我也有一个让人无法相信的经验,有机会
再讲。)

吴sir说着:「我刚这个idea应该可行,不过我需要跟你确定。我叫我一个助理来,这部份
的业务他最清楚。」

他拿起手机,到门外去讲。回来后就说,「他马上过来,你等一下。」

老板很高兴,看事情有着落了,又拿起杯:「来,Sandrea,我们一起敬吴sir!」

该死,自己敬就好,干嘛叫我?!……

几分钟后,有敲门声,一个男子走进来。

从他走进来那瞬间,我的酒意全消!

他年约三十出头,身高约一百七,身材中等,皮肤不算黑,举止谈吐彬彬有礼。重点是他的脸,是
让我瞬间心跳加速的原因!他的轮廓很深,浓眉大眼,五官有型,没戴眼镜。我的直觉想到了「潘安」
这个名字,好像古文中对潘安的描述大概就是这样。

而且他绑着一个小小的马尾,更增加了俊美中的一丝邪气、狂放,有点像齐秦,但更俊挺迷人。他
的动作稳健,声音低沉,咬字清楚,我相信没有女生看到他不动心的。

(我刻意避开了任何会暗示出他是谁的线索。不过,我还是认为搞不好会有人猜出来。因为这个造
型蛮特别的,反正我也不会帮你证实就是了。)

吴sir介绍了他,叫James。他坐了下来,开始有条理地跟老板分析情形,讨论,我在旁边
看得都几乎出神了。

他们讨论了很久,大概半个小时,这中间我根本是一直偷瞄着他,只见他正襟危坐的在侃侃而谈,
让我整个心像回到国中那样迷恋的情愫。

他们似是讨论出了结论,老板很高兴地跟吴sir握手,很海派地又叫了一大堆饮料和酒来庆祝。

我有点想喝个热的东西,就走了出去,去倒杯热茶。一路上,我脑中根本全被James的脸和讲
话的神态占满了。

回来的半路上,有个人影走到我前面,我停下来,抬起头,差点叫出来。

「你好,我是James!」他那迷死人的笑容对着我说。

「我……我是Sandrea。」我勉强保持镇定的说。

「你是王总的特助啊?这样真得要好好认识一下,以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帮忙。」他笑笑。

「我只是小小职员而已。」我说。

这是实话,不过,他把我当成了客气。

「能干又漂亮,王总真是千挑细选啊!」他仍微笑着递过来了名片:「我是James,这是我的
名片,以后Sandrea小姐有任何需要我们这里帮忙的,请直接联络我。」

「嗯……」我拿过来,不知要怎么反应。

他的眼神深遂而明亮,定定地看着我,似是看穿我最深的想法。

突然,他把名片拿了回去,拿出钢笔,写了几行字,再拿给我:「我把我的一些业务写下来,这些
相关的业务都可以找我。请你等一下务必仔细看一看,这样以后我们合作会更愉快。」

「嗯……」我收下了,说。

他又笑一笑,再度说:「请等一下一定要仔细看清楚哦!」

「嗯……」我仍没反应过来,说。

他挥挥手:「那我走了,请你一定要仔细阅读我的名片!byebye!」

就这样,在迷人的微笑中,他走了。我呆在那里,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要强调三次?

拿起名片,背面写着:「Sandrea,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我希望能当面跟你说你有多
美!我在KTV旁这家便利商店等你。如果你不方便,我半小时后会自动离开。我希望能看到你!Ja
mes。」

(我必须说,我不是那种一张纸条就会马上跑去跟他做爱的那种欲女,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用这招,
但在这种超级美男,这种招式,一招即够!就像王力宏如果开口跟你约一夜情,你根本不会在乎他有没
有好好设计场景。因为他是王力宏,这样就够了!)

我回到包厢,挣扎了一会,后来还是无法克制、编了个理由说我要先走,说我坐捷运回去。

「啊,Sandrea小姐你要走啦?」吴sir似有点失望的说。

我道别着,拿起包包,走了出去。我打了通电话跟我先生说我晚上不回去,他似是有默契的知道,
口气没说什么。

「我也有事,不回去。」他说。

解决了技术性问题,我走到一楼,出口右边看到一家便利商店,走了进去。

他正低头看着商业周刊,看到我,笑着把杂志合起。

「我差点就要把这里的杂志都看完。」他笑笑,拿起杂志走到柜台去:「这本,还有这个……」他
又拿了一盒保险套。

我们心照不宣地装作没事,他带我走到巷子里他的车上,发动了车,开始开着……

一路上我们闲聊着。我才发现他有一个留美硕士学位,回国后先是在一些私人公司作事,接着被吴
sir延览,叫他考过公务员,任用了他。

「我不想一直在这里,我日后应该会往国会助理或是往政党的党部发展。」

他说。

我也稍为跟他聊着我其实不是特助,只是小职员。他轻轻地笑着,优雅地开着车。

天啊,为什么他连轻轻的笑都那么迷人?

他把车子转进了一家汽车旅馆,还没熄火,转头看着我,我们有一阵沉默。

「王老板说你结婚了,可是我没看到你的戒指?」他说。

我想不出怎么解释:「会痛,后来拿掉了。」

他再度抿嘴一笑:「Sandrea,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你我都很清楚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这
个时候,我想请你考虑清楚,我们都可以为我们的行为负责。你只要一句话,我现在开车送你回家。」

(这才是真正老手的风范。这个意思是一种互相约定:我给你机会反悔,你如果不要,那表示你心
甘情愿跟我上床,到时就不可以怪我或告我什么的。这像是ONS老手一样共同的语言,是不用翻译的。)

我也笑一笑,摇了摇头:「我很想听你名片上想说的话。」

(这也是标准回答,就是什么都不讲破,但却已经太明白了。)

他会心的笑了,熄了火。

我们进去,他要了一间最高级的房间。我们行礼如仪地并肩走到房间,他开了门,我们进了去。

他先调了灯光,开了柔和的音乐,从冰箱里拿了一杯。他把饮料放在床边,接着向我走来,我们什
么话都没说,他就轻搂着我的肩,深情地吻了上来……

被一张俊美的脸吻着就已经让人双腿发软了,我闭上眼睛,感觉到那俊挺的鼻尖轻压着我的脸,舌
头轻柔而慢慢地探索着我的唇,两个舌尖慢慢地、刺探性地交错;他的舌开始大胆地在我的口中游移,
我们激烈地舌吻着;他的手也开始大力地抚摸我的裸背,我的手则忙着在解他衬衫的扣子……

他忽然抽出舌来,将头埋在我的颈子,我仰着头,任他的舌尖挑逗着我的颈部;他的手继续在我的
背上探触,开始伸进衣服内抚摸,我全身一阵酥麻,眼睛已经闭上,享受他的舌技……

他又再往下移、用口轻轻咬住我胸前的绑带,先用舌尖隔着衣服轻触我的乳房,再一个一个的把我
的绑带用咬住的方式拉开。我娇喘着,愈来愈不能自己,直到他拉开最后一个为止。

他抬头凝视了一秒钟,接着两手往上,移回肩头,轻轻一推扯,我的小礼服就掉了下来;我配合着
让它掉至地面,而我双手环抱着裸露的乳房和丁字裤。

他慢慢地脱下他全身的衣物,戴上套子,走了过来,两手握住我的两手,让我的乳房裸露在他的面
前……

「我现在跟你说你多美,好不好?Sandrea。」他微笑着说。

「嗯……」我感觉彷佛置身仙境。

他慢慢把我放平躺在床上,一手开始温柔地抚摸我的乳房,一手托腮,侧着头,开始边说话,每说
一句,就低头伸舌舔弄着我另一边的乳房。

「你的乳房好美!好漂亮!」他低头含着我的乳房前缘,轻巧地舔着。

「啊……」我两边乳尖同时被刺激,呻吟了出来。

「皮肤又好嫩,看了就好想咬一口。」他又伸舌更用力地画着我的乳头。

「啊……我……嗯……」我开始乱讲。

「人又美,身材又好,腰又细,胸部又大……」他这次更大口地吸吮着,并另一手用力地揉握着。

「我……啊……」我已经顾不得自己,这个画面和言语,使我已经完全酥麻了。

他停了下来,跨过到我正上方,面对着我,用两手撑着,那张俊美的脸离我的脸不到五公分,而胸
膛更若有似无地碰触着我的乳房。他一手拉扯着我的丁字裤,我也伸手去帮忙,往下拉到小腿;他的弟
弟刺探性地在寻着我的洞口,我们维持了那个姿势许久……

(这个姿势男生应该很累吧!不过,气氛真的超好……)

他找到了洞口,将龟头顶在洞口,磨擦着,我的阴道早已湿透不堪了……

他轻舔我的鼻尖,我眼睛本能地闭起,轻嘤了一声。

他低沉迷人的声音传来:「Sandrea,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有先生,我想听你说你想要我。」

「我……想要……」我用细得听不到的声音回答。

「再说一次!」他那弟弟慢慢插了一点进来,我的阴唇被顶开。

「啊!」了一声:「我……想要……啊……」

他继续插进来:「再说!再说出来。」

「想要!想要!啊……想要!……」我开始语无伦次,不停地浪叫着,愈来愈大声放开。

「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啊……」我呻吟着。

他开始用全力抽插到底,他的速度不快,但很深,而且每一下深浅不一,会有那种突如其来的快感
:「啊……你……啊……啊……啊……」

他插了几分钟,开始愈来愈快,忽然停了下来,「啊……」我的呻吟正要变大,就忽地中断。

「Sandrea,你好紧,我一不小心就会缴械。」他笑笑说着。但语未毕,他又插进来!

「啊……你……啊……」

一阵子后,快感稍退,他把我转过身,调整一下角度,从我背后进来;我跪在床上,他从后面抓住
我的臀部,不停地抽插……

「喜欢吗?这个姿势。」他一边抽插着,一边问。

「喜欢!啊……」

「你先生会不会这样插你?」他开始更用力地抽插。

「啊……为什要问他?!啊……」我意识不清地回答。

「快说,你让我好舒服,比我先生舒服!」

他似是有点吃力地,腰部抽送着,不等我回答,口中继续念着:「啊……好紧!一定会射很多……
很多!啊……」

语未毕,他的弟弟一阵痉挛,在我里面射精!

我感受到他的射精,而自己口中也是不停吟叫着。不过,其实肉体的高潮并不极强烈,只是不停地
随着性爱的节奏而欢吟着。

他射了精后,喘着气,躺在我身边……我侧过身去,抚弄他那像画一样的脸庞,手指划过他的脸…


「你好棒,Sandrea!」他喘气着说:「我好想每天跟你做爱。」他的手无意识地揉着我的
乳房。

我笑笑的看着他,也同样是心里一阵心神荡漾……

我们这样在旅馆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我醒来时,他已经贴心地买好了早餐,我们看着新闻边吃着。

他绅士地送我回去,我则迫不及待地开始纪录这个故事。

事后,他会再联络我,但我明白地跟他说仅止一夜。

接下来那一年,情人节和生日我都会收到他的花,也在办公室引起了议论纷纷。不过,之后我仍持
续地拒绝着他。慢慢的,我不再收到他的花和他的电话。

仅将这个故事献给我两天前才在电视中看到的你,James!希望你接下来这年会有好的表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