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那个秋天
那个秋天
>
那一年是刚入秋,天气还是异常的闷热!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小妹的同学,个子很高,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非常漂亮,
一头至腰的长发,黑闪乌亮!使人一见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

那天,她和我小妹疯了一天!黄昏时,她突然说今晚睡在我家里,而且已经和她爸妈说过了。

我不禁一阵狂喜,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前所未有胆大妄为的念头!那时我爸妈睡在西厢房里,我在
东厢房里,而小妹则睡在厅堂中。她和我小妹一人一头睡一头,她在南头外侧,天助我也!

躺在床上,我一直在盘算着我的计划,并焦急无奈的等待着我行动时刻的到来!

夜深了,听着老爸隐约传来的呼噜声,我开始行动了。身着背心裤衩,光着脚丫悄然下床。房间里
漆黑一片,身手不见五指。我竖着耳朵,倾听着各种动静,凭着感觉慢慢接近了厅堂的床边。

听着她们均匀的呼吸声,我知道她们睡熟了!

我用手轻轻撩起蚊帐下摆,探索着她的位置和姿势。我的手在抖,腿也不大容易控制!有几个蚊子
死叮住不放,只好忍着痛,任它们吸个饱!

终于知道她也身着高腰无袖小褂短裤面朝里曲腿而卧。蚊子太厉害了,怎么办?我只得蹑手蹑脚用
了很长时间爬到床上,在她身后轻轻侧卧。

听着她那均匀的呼吸,嗅着她的体香,靠着她身后的长发,加上紧张和刺激我显得格外亢奋,小弟
早已生机昂然了!

稍稍平静了一下,颤抖的手终于慢慢向她胸前伸去!隔着小褂我掌握了她的乳房。乳房不大,挺拔
而有弹性,并不因侧睡而偏斜。

我控制不住手的颤抖,从小褂下摆轻轻滑了进去。她那细腻光滑的皮肤,使我格外的兴奋!

手指如愿以偿的接触了它的目标:精巧的乳头,宛如一颗小小的花生米,忠实的固守着它的位置!
我一边从手指上获得感官享受,一边倾听着她呼吸的变化。

我不想使她有所警觉,破坏了下面的发展!

把玩了一会儿,我决定进入正题了!右手触到了她那与身体成九十度的大腿,轻轻顺着她那略显宽
松的短裤边滑进了两腿之间。

我掌握了她的阴户!

由于两腿紧夹,我摸不到她的阴阜,但那紧闭的大小阴唇尽在掌握之中。她的小阴唇很小,几乎感
觉不到。我的手指在阴缝中轻轻地摸索,慢慢地把弄,前后探索着她的阴核和洞口。手感柔软而有弹性,
非常受用!

此时小弟已血脉勃张,大有一亲芳泽的强烈欲望!

我轻轻的挪动身体将探出短裤边的小弟靠近了她的臀部,右手慢慢拉起她的下面裤腿,使小弟畅通
无阻地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放下裤腿,右手扶着小弟在她的腿间前后慢慢摩擦,将我的爱液覆盖了她
整个阴户缝。

龟头在阴户缝紧凑的夹击下,刺激着我全身每一根神经,我闭着眼睛,放慢呼吸,尽情享受着小弟
头部传来的阵阵强烈快感!

滑着滑着,小弟头轻轻的、慢慢的挤进了穴口。一种温暖紧凑的感觉急速而至,麻痹着我的每一根
神经,急切的引诱着我挺身而进!

不行,不能鲁莽!我慢慢蠕动,让爱液充分润滑,一点一点地向内挤去。虽有阻碍,但在我的努力
下,小弟终于进去了大半截。我停了下来,充分享受着那紧凑的快感!

猛然,一种莫名的恐惧迅速笼罩了我的全身:听不到她的呼吸了!

我一动也不敢动!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她没有动静!

我胆大了,又慢慢的、轻轻的动起来,将小弟齐根送了进去!我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的做起了活塞
运动。右手也没有闲着,擒住了花生米,慢慢磨蹭!

时间在慢慢流失,穴洞中爱液越来越多!我加快了活塞运动频率!

终于,一阵触电般的感觉充斥了我的全身,小弟在阴户中快活的跳动着,射精的快感刺激着全身每
一根神经!我一阵轻松!

该撤退了!我轻轻移动,脱离了与她的接触,逐渐挪到床边。刚准备抬腿下床,她忽然翻了一个身,
我又不敢动了!

屋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老爸那有节奏的呼噜声一声一声往耳朵里钻。

好半天没有动静。我伸出右手,探索着她的位置和姿势。她已经仰面朝上,双臂环抱头顶,双腿半
开着,鼓鼓的胸部一起一伏,但听不到她的呼吸声。

这种姿势真诱惑人!我的大脑又浮想联翩了!到底是血气方刚,悄然间,小弟又昂首挺胸起来。看
来不再次解放一下,它今夜是不会让我睡踏实了!

等待了几分钟没有动静,右手开始不安稳了,慢慢的、轻轻的从小褂下覆盖了她的小巧乳房,把玩
起那发硬的花生米来!摸着那起伏的柔软胸部,我的淫性提高到了顶点。

撤回右手,慢慢穿过了她短裤松紧带,按住了她的阴阜。她的阴阜扁平,阴毛稀少,但非常软和!

我手指下探,她大小阴唇微开,上面湿漉漉的——这是我刚才的杰作!手指忠实地听从指挥,在阴
缝中上下滑动,感觉这玩意就像一块豆腐细腻而柔软!

我迫不及待了!双手将她身前的短裤松紧带一点一点的拉至阴户下,一手固定,另一手将她两侧短
裤边的轻轻下拉。到再也拉不动时,我放手了。

这样,除了她臀部压住一点短裤外,短裤的其余部分都已经失职了!她的阴户暴露无遗!

我退下我的一只裤腿,轻轻的翻身而上,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双腿撑在她的腿两侧,尽量不与她
身体接触,但小弟头却校正方向慢慢滑进了阴缝!

我慢慢蠕动,小弟就着刚才的爱液悄悄挺进!两腹间距离逐渐缩短。终于,我贴紧了她的阴阜,小
弟尽根没入!

我竖起耳朵,没有动静。小弟传来的无法描述的感觉不断地刺激着我!在那温暖而紧凑的包围中,
我很慢的抽插起来。与此同时,我改用双肘撑着身体,两手轻轻掀起她的小褂,露出了两棵坚挺的花生
米。我压抑着呼吸,用舌头左一粒、右一粒的擒住了它们!阵阵快感刺激着我,我有点忘乎所以了!

突然,一阵惊惧使我放脱花生米,停了下来,一动也不敢动!

原来,敏感的小弟传来一个异常信号:阴户口就好像有了一条橡皮筋,一紧一松的裹着小弟的根部,
节奏越来越快,就像有人控制一样,非常受用!而且还发现她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牢牢闭拢,大小阴唇
紧紧夹着小弟,没有一丝空隙!

没有发现她动,听不到她的呼吸。她醒了?还是没醒?

然而此时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放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她醒没醒都是一回事了!我双手撑起身体,
臀部就着那橡皮筋的节奏耸动起来。

橡皮筋的感觉真好,就像一张婴儿的小嘴含着小弟,起劲的嘬着,柔软而温暖!它一紧一松箍得小
弟麻酥酥的,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刺激着大脑!

我尽力插进,齐根而入!在橡皮筋那越来越紧、越来越快节奏的吸嘬勒裹中,小弟极其兴奋灵活的
跳动着!我又射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感觉游满了我的全身!而那橡皮筋则猛的收缩,死死的咬住了
小弟,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弛了下来!

稍息了一会儿,调匀了呼吸。我退出疲软的小弟,拉下她的小褂,拽上她的短裤,悄然下床。正在
整理蚊帐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很轻的掐了一下,大大的吓了我一跳!

是她!她醒了!我掀开蚊帐,大胆的双手抱住了她的头,将脸贴住了她的脸。

这才发现她满脸是汗:原来她早就醒了!

我爱怜地替她擦去汗,吻上了她的唇!她伸出双臂,环过我的脖子!她的唇温热而柔软!

此时,我才悟到:她,是一个精灵!

第二天,当老妈叫我起床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只知道她叫苹儿!后来听小妹说她老爸调动工作,她们一家全都搬
走了,去了另一个城市!

至今我仍难以忘怀那橡皮筋一紧一松会动的感觉!从那以后再也享受过那种感觉,我非常怀念!我
想她也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夜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