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白富美的床】作者:豫章总督
>
 酒吧里的灯光晃得眼花,我看着一直贴着我身体热舞的宋颜,搂过她的细腰,贴着她的耳朵说,我们走吧。宋颜双手环住我的脖子,点了点头。她的身体很烫,不知道是热舞的原因还是因为接下来即将上演的剧情

  夜色有点暧昧,我找了家五星级酒店,刚关上门,我就从身后抱住了宋颜,这个女人嘤咛一声就倒在了我怀里。我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间,深深吸了口气,有点酒味,带着少女的体香,真是让人沉醉。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两人都很情动,疯狂的热吻和撕扯,很快就双双赤裸地倒在了床上。窗帘没有拉上,外面是漆黑的夜,玻璃上可以看见我和宋颜纠缠在一起的身体,白的耀眼。宋颜颤抖着手,将我的脸按在她的胸脯间,那里的丰满仿佛是对我这些天的努力的最好回报。我贪婪地吮吸,宋颜的身体在颤抖,粉嫩的乳头颤巍巍地硬了,我咽了口水,将左乳的乳头含入嘴中。宋颜惊呼了一声,两条修长的大腿在我身下挣扎,但很快却缠在了我身上,将我紧紧融入她的娇躯中。

  房间里响起了腻的醉人的呻吟,宋颜跨坐在我身上,长发凌乱,有些情难自禁的疯狂,娇体上下起伏。我让她俯下身,抱住她的身体,在她耳边轻声问道,宋颜,喜欢吗?宋颜的脸色红彤彤的,睁开一丝本来紧闭着的双眼,嗯了一声。我的屁股开始疯狂耸动,然后我就看见这个清纯动人的女孩张开小嘴,啊啊啊地叫唤起来,性感的朱唇微微翘起,让我心生爱怜,动作却更加的剧烈。

  我非常喜欢泡吧,宋颜是我一个月前在酒吧里认识的,这样一个清纯女孩真不该出现在这里,是那种一看就让人心动的女孩。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开始都非常的高傲,但我不懈努力,关系不断前进,直到这一晚有了突破。

  事后,我把宋颜搂在怀里,爱怜地抚摸,亲吻她的脸颊,说些情话。她很乖地躺着不动,气息还有些乱,刚才的做爱显然让她非常享受和兴奋,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看着这样一个动人的女人在自己怀里享受高潮后的余韵,那种满足感和征服感真是无以伦比。

  我也不知道宋颜算不算我的女朋友了,她好像一点都不关心,渐渐的我知道,这个看似清纯的女孩并不是表面那般简单。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经常会见面,她还在读书,大三艺术系的学生,难怪身材好的要爆。她很会享受生活,花钱也大手大脚,但她家里显然不是大富大贵型的,好像理所当然,我开始充当她的信用卡,她回报我的不是爱情,而是性爱。

  我经常泡吧,认识了宋颜,以及李修。李修是我的狐朋狗友,泡吧时没少联手泡MM,他是香港阔少,在南昌打理家里的生意,变相的发配吧,可以看出李修没什么大本事,就落得个家世好,长相也帅,年少多金,把妹很少失手。后来我才知道,李修已经结了婚,老婆是个大小姐,在香港做生意,很能干,李修在她面前明显弱一头。

  李修的老婆叫曾萌萌,每两个月都会来南昌看望他,李修在外面沾花惹草,她肯定没少听说,但竟然能忍住不发作,可见感情也不见得多好。有次,李修终于事发,被她老婆在宾馆里抓了个现行,带路的是他的司机小路,这小子经常给曾萌萌报告李修的行踪。这事闹得,说是要离婚,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没几天我在酒吧又见到了李修,还是一副风流阔少的模样,见到美女眼睛就放光。
  过了两个月,也就是今年四月份,她老婆又来了南昌,而且还跑来酒吧。李修当时正在把妹,逗着一个MM笑个不停,她老婆就在这时候坐在他旁边,边上站着愁眉苦脸的小路。我给这该死的小路递了个眼神,你死定了。然后,我就打量起曾萌萌,是个明媚的少妇,有近170 的身高,披肩长发,一对凤眼,睫毛很长,
鹅蛋脸,典型的江南美人,胸脯鼓鼓的,可以看出身材也是非常的好。我心里犯嘀咕,心想这么馋人的美女放在家里不享受,还经常跑酒吧来把妹,果然是家花不如野花香。

  李修当时吓了一跳,束手束脚地打发了MM,然后开始不自然地讨好曾萌萌,我看着好笑。曾萌萌是富贵家庭出生的,很有教养的样子,一句都没骂李修,可能是看我这个外人在,聊了几句闲话,然后对我说,任风?我愣了愣,点了点头,说你认识我?然后我就明白了,显然还是小路这二货在报告李修行踪时把我这个狐朋狗友也捎上了。

  我们没聊几句就散了,那是我第一次见曾萌萌,也记住了这个明媚的少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让我非常不痛快。有次我看见宋颜坐进了一辆宝马车里,车牌号我也熟悉,妈的是李修那狗日的车。我当时气坏了,打电话给宋颜,这小娘们竟然摁掉了,之后就是关机。

  我这人报复心很强,心想你把了我的妹,我就上你老婆。为了这事,我假装仍被蒙在鼓里。然后我就有意识地想办法接近曾萌萌,我掐准了这女人来南昌看李修的时候给李修打电话,约出来玩。一次两次拒绝没关系,三番四次之后他也不好意思了,但他老婆又不放心,理所当然地就跟了来。

  今年6 月,三个人喝了酒,李修这小子身体虚,喝了些量就开始吐,倒在车里呼呼大睡。我看这是个机会,就说我来开车吧,送你们先回家。曾萌萌的脸色很红,今天她很放的开,喝了不少,心情不错,说,那麻烦你了。

  到了李修家,我把这狗日的扛上楼,刚把他放床上,这狗日的就吐了我一身。曾萌萌连说对不起,让我把衣服脱了让她洗掉脏东西。这么好的机会我哪能错过,嘴上说没关系,却很快把衣服脱掉了,光着膀子。

  孤男寡女的,曾萌萌也发现有些不妥,为了减少尴尬,她开了句玩笑,说,喲,没想到你身材这么好。说了之后发现更不妥,急匆匆地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我看了看跟死人没区别的李修,跟了上去。养尊处优惯了的大小姐,哪洗过什么衣服,我见她手忙脚乱的,就抓住她的手说,我来吧。曾萌萌很不好意思,不是因为我抓着她的手,而是因为她真没洗过衣服。

  等她反应过来时,我抓着她的手还没放,她刚一挣扎,我就一用力把她拉到我身上,抱住。她惊慌地说,任风你要干嘛,快放开我。这时候我完全是豁出去了,也不回答,把她的身体抱了起来,抵在墙壁上,低头吻住了她的香唇。她的双手在我身上乱捶,摇头晃头的,想摆脱我的狼吻。我双手抱过曾萌萌的大腿,让她完全悬空,她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手就抱住了我的脖子。然后,我再次吻上了她,她的惊呼声一下没了,空气里只有嗯嗯的声音。直到吻到曾萌萌身体都软了,我才放开她的小嘴,吻她的耳朵、脖子,一路向下,埋头在她的胸脯间。
  她还在轻声告饶,说任风不要这样,快放开我,求求你了。我心想你老公上了我女人,我上你是不是应该的。然后,我就用牙齿把曾萌萌胸罩的前扣子咬开了,两只玉兔弹性十足地跳了出来。哇哦,我惊叹,真看不出来,36D 的大奶子惊心动魄。我馋的要命,一口含住了右乳,把一颗相思豆轻轻噬咬。

  曾萌萌也不求饶了,发出啊啊啊的颤音。她的双腿情不自禁地夹住我的腰。这样我的手终于空出来了,赶紧掌握曾萌萌的左乳,滑腻娇嫩,又弹性十足,一手难以掌握。曾萌萌抱住我的脑袋,手指插进我的头发里,像在抗拒实则把我按在她的胸上。

  我很快就不满足了,右手下移,抓住曾萌萌性感的屁股,在上面抓揉捏扯,肥嫩的屁股肉在我手里不断变形,紫色的裙子被提到了腰上,一根黑丝勒在股沟里。我不停地在曾萌萌的双股上摩挲,偶尔掠过中间的神秘地带,可以感受到那里的热气,有了湿意。

  我抬起头来,把曾萌萌的脸扳过来,对视着,笑说,不挣扎了?

  曾萌萌粉脸含嗔,说混蛋,你这个混蛋。

  啵……我在她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说,你今晚是我的。

  曾萌萌咬着嘴唇说,你们男人都是色鬼转世吗,见到漂亮女人就想上。
  我说当然不是,但你可以让所有男人变成色鬼。

  曾萌萌哼了声,一口咬在我肩膀上,说放我下来,色鬼。

  女人往往口是心非,我暗喜,知道今晚有福了,这女人明显不再抗拒我。
  我在放她下来时,故意用手在她的三角地带轻轻按了下,没想到这个明媚的女人这么的敏感,娇呼一声差点软倒在地,我一手环过她的腰,把她横抱起来,然后走出卫生间。

  我故意问她,萌萌,去哪个房间。

  曾萌萌把脸埋在我怀里,闷声闷气地说,楼上第二间。

  我抱着她三步并作一步走,曾萌萌咯咯地笑,说急色。

  我把她放在床上,也不急了,欣赏起这个强势女人。只见曾萌萌穿着一袭紫色连衣裙,上身却已经是光着的了,胸罩早已不知丢在了哪儿,两只大白兔赤裸在我面前,小拇指大的乳头挺立在36D 的大胸上,上面湿亮亮的,是我刚才吃的口水。

  她见我久不动作,色迷迷地打量着她的身体,恼羞成怒,说,混蛋…混蛋。
  我哈哈一笑,压在了这具诱惑综合体上,一手抓住大奶子,一手在大腿上上下抚摸。嘴呢,当然是在曾萌萌的脸上吻,眼睛、眉毛、额头、脸颊和嘴唇。曾萌萌气喘吁吁,明显是很动情了。我的嘴一路向下,吃奶子,吻过肚脐,小腹,然后我隔着湿热的内裤,吻在了曾萌萌的逼上。

  曾萌萌啊的一声,大腿突然把我的脑袋夹住。这么大反应,好像久未做爱的旷妇。直到把内裤都舔湿了,我才颤抖着把曾萌萌的内裤褪掉。曾萌萌害羞地并起双腿,我抓住两边一分,这处惹人犯罪的神秘地带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竟然是光秃秃的,但不是白虎,而是修剪剃掉了阴毛。阴阜很高,阴蒂调皮地跳出了阴唇,肥嘟嘟地立了起来。哇哦,是馒头穴,真是宝贝啊。

  这回不是隔着内裤吃逼了,那种肉感让我直想咬在嘴里不放嘴了。我舔了舔中指,然后小心翼翼地插进了曾萌萌的逼里。呼,我忍不住口水直咽,逼肉一层一层地包住我的手指,湿热泥泞,真是鸡巴的天堂与地狱。

  我一只手抚弄曾萌萌的阴蒂,一只手有节奏地在逼里抽插,时不时用嘴将溅出来的淫水舔掉。曾萌萌开始扭动身体,嗯嗯嗯地呻吟,水越来越多,噗哧噗哧地作响。没过两分钟,曾萌萌就大声叫唤了,啊啊啊…任风,任风我好爽,用力,再用点力啊……啊啊…然后她的身体就是一阵抽搐,我一边飞快揉捏阴蒂,一边抽出手指,淫水紧跟其后射了出来。这个明媚的女人潮吹了。

  我看得眼热,脱光衣服,自己撸了几下坚硬的鸡巴,然后就准备插进去。曾萌萌却用手挡住了逼穴,娇媚地看着我说,我用嘴帮你。虽然我很想抽插了,但美人恩重,那就先看看这女人的口活怎样吧。这是个内媚的女人,跪在我面前,大屁股挺翘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吃冰糖葫芦一样将我的鸡巴吃进了嘴里。
  呼……差点没射了,这女人口活不是很好,但很用心,娇滴滴的眼神让人怜爱。我心想,李修这狗日的竟然放这么一个大美人不好好调教,如果是我的女人,口活一定练的惨无人道。我抚摸曾萌萌的耳朵和脸颊,看她有滋有味地噗哧噗哧地吃我的鸡巴。这样一个有钱有势的富家大千金,尽心尽职地在吃一个男人的大鸡巴,等会还要任他抽插,这么一想,我鸡巴又膨胀了几分。

  我见曾萌萌吃的涎水四溅,就说宝贝,让你下面的小穴吃吧。

  曾萌萌娇媚地白了我一眼,很听话地趴在床上,翘起白嫩嫩的大屁股,摇了摇,示意我拍马上来。我啪的一下在她屁股上拍了下,肥腻腻的肉颤颤巍巍的,我抓住鸡巴,对准曾萌萌淫水泥泞的逼穴,摩挲了几下,然后屁股一用力,深深地插了进去!

  啊……!呼……!我和曾萌萌同时叹了口气,太爽了,真是无以伦比的享受。曾萌萌的逼很紧,似乎开发的很少,我又开始腹诽李修这狗日的了,暴殄天物啊。我抓住曾萌萌的屁股,上来就是一阵狂抽疯插,啪啪啪…曾萌萌一下就趴在了床上,双手抓住床单,啊啊啊啊…跟随着我的节奏呻吟叫唤。

  这女人的身体很敏感,几百下后就完全趴在了床上,我伏在她诱人的曲线上,继续抽插。曾萌萌很快开始告饶,嘴里胡言乱语,啊啊啊…风,风,轻点,轻点啊…草我吧,使劲草,萌萌想要操逼,萌萌想要,萌萌好久没做爱了。

  我边干边说,……我鸡巴大吗?大不大?

  大,大……好大的鸡巴,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啊啊啊,好爽。

  我鼓励地用上十分力深干了几下,说,……宝贝,是我的大,还是李修的大。
  曾萌萌说,哥哥,哥哥快干我,好舒服,好大。

  我突然停住,曾萌萌双手回过来想要把我的鸡巴按进逼里,说,哥哥快啊,萌萌好痒,萌萌的逼好多水呢。

  我又问,那是我的鸡巴大,还是李修的鸡巴大。

  曾萌萌有些疯狂地说,哥哥鸡巴大,哥哥是大鸡巴,大鸡巴草妹妹,好爽啊……哥哥快干我啊……

  我又开工,把曾萌萌抱起来,和我相拥,然后我们都看着我的鸡巴插在她的逼里,快速进进出出。曾萌萌一双水汽朦胧的眼睛一会儿看我的鸡巴抽插她的逼,一会儿看我,在我脸上乱吻,亲亲的叫个不停。

  我们晚上做了3 炮,曾萌萌真的很敏感,泄身5 次,最后倒在床上乐晕了。趁这机会,我去李修房间看了看,这倒霉鬼还在呼呼大睡呢。我回到床上,把水做的曾萌萌抱在怀里,捏了捏她的俏脸,说,醒了吗。

  小妮子腻腻地嗯了声,却不肯睁开眼睛,看样子累的不轻。我贴着她的耳朵,问舒服吗。

  小妮子双腿缠了过来,用行动告诉我答案。

  休息了一个小时,到了凌晨1 点,曾萌萌已经缓过精神来了。我说我是不是该走了。我的手还抓着曾萌萌的大奶子呢,真是爱不释手。

  曾萌萌在我脸上亲了下,说你是真男人,我从没这么欢快过。

  女人称赞男人床功了得,没谁会不高兴的。我投桃报李,说你也是我上过最美的女人。

  曾萌萌明媚地笑着,那一刻我心动不已。她抱住我的脖子,亲昵地贴着我的额头,说任风,你今天强奸了我。

  我在她屁股上拍了下,她啊的一声摸着屁股说,混蛋,然后咬住我的脖子,跟个女吸血鬼样的,但是很快就变咬为吻,并吻过我的下巴,然后我们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

  昨天曾萌萌又来了南昌,期间打电话约我明天见。像我们这种关系很难定义,她对李修没什么感情,是家里做的主,但她对我好像又是欲多过于情。炮友?这个不雅的词用在这个明媚如春的女子身上真不适合,或者应该说,我们的每一次都是一次全新的一夜情吧,有欲望有感情,还有浪漫色彩。

  至于宋颜,7 月份去了广州,很久没了联系,以后估计也不会有联系了。李修呢,这个无能的富家子弟纯粹是混日子过,把妹和花天酒地,好在他家里不缺钱。